故事长云海书>修真仙侠>堕落涌潮(高h) > 相亲相到前男友?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。祖宗放心,我会好好解。
    相亲相到前男友?还有比这更倒霉的时候吗?如果有那就是此时此刻,谢晚笙几乎是在看到陆应淮的瞬间就有了想走的冲动,于是下意识的转身,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然而,却被陆应淮抓住了手腕,几乎是强制性的将她给拖回来,差点跌倒,却被站起来的男人一把抱住了腰身。

    当男人宽阔的胸膛抵住她的后背的时候,隔着轻薄的白色雪纺衫感受到他身体的温热以后,女人还是忍不住红了脸,低声叫了一句,“陆应淮,放开我……”说着,往前拽了拽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我不松……”陆应淮说着,甚至抓紧了她的手腕,然后继续说道,“原来还记得我的名字啊?谢晚笙,你不知道你的相亲对象是我吗?既然这么着急走,那又为什么要来?”

    谢晚笙挣扎了两下,发现对方力气太大她实在挣脱不开以后就放弃了,他们约的地方是个咖啡厅,幸好坐在后面的位置,所以没什么人看他们,但是谢晚笙还是不喜欢这样,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,所以抬起手肘几乎是下意识给了男人一记肘击,然后无奈的说道,“我确实不知道相亲对象是你,所以可以放开我了吗?”

    这次陆应淮松开了,谢晚笙也没有打算直接走的意思了,她转过身面对面的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,如果没猜错,这人也差不多是少校级别的了吧?

    “陆应淮,你说的没错,如果我知道今天的相亲对象是你,我确认来都不会来,但是现在既然见到了,我也相信你能够理解,我不是那种喜欢跟前男友纠缠不清的人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听到陆应淮这样说,谢晚笙点了点头,她是趁下班路上正好过来一趟打算见个面顺便拒绝的,但是没想到这人是陆应淮。

    就在她听到陆应淮说完我明白,觉得他还算孺子可教的时候,对方再次抓住了她的手腕,目光坚定的看着她说道,“可是,我觉得我会是个跟前女友纠缠不清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谢晚笙简直都要傻眼了,她觉得这不太想她认识的那个铁血硬汉陆应淮了,不像陆应淮,像个神经病,“你是不是脑子有病?你要是有需要我替你去神经科挂个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