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途勾勾缠缠,硬挺的鸡巴撞上湿滑的肉洞,龟头陷在紧致的逼口研磨,跟唐羡自己用手戳的触感完全不一样,胀得深红的蘑菇头带着爽弹的肉感和硬度,唐羡闭眼吐着小舌,发出含糊的娇喘,配合着陈豫让的撞击在他身上耸动晃奶。

    卧室门边的柜子上赫然晾了一盒套,俩人都等不及,陈豫让将软得不行的女人抱着摁在墙上,右手摸了个套,利落地用嘴撕开包装袋,把薄膜塞进唐羡手里:“帮我戴。”

    陈豫让低头看着她又柔又白的手握住自己粗大的鸡巴,喉咙干涩得厉害,线条锋利的喉结连着滚了两轮。

    唐羡色胆包天,却从没付诸实践过,捏着套子手法生疏,戴了半天都装不进去他硕大的龟头。陈豫让盯着自己鸡巴上笨拙的手,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他怀疑自己的大屌会炸掉,伸舌舔了口干涩的唇,伸出手扶着性器往套里怼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。”唐羡较起真来非得亲手给它戴上不可,挣脱男人的手,半跪在地上,呼出的热气喷在冒口水的马眼,聚精会神地给他的屌上套。

    “我操。”陈豫让没忍住仰头长呼一口气,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要死,屌炸了算了。

    陈豫让好脾气地等着她戴套,竭力忍住射她一脸的冲动。良久,唐羡终于将薄薄的一层膜裹上去,然后对着他浓密黑毛掩映的人鱼线附近亲了一口。陈豫让一把将她拉起身,咬唇激吻,舌头蛮横地递进她嘴里搅动,来不及下咽的涎液沿着嘴角溢出,又被他啧啧舔干净。

    身下直挺挺的长棍抵在唐羡的小腹上戳刺,托起女人的屁股,分开两腿,捏住龟头按摩阴唇,低头看着又胀大一圈的鸡巴,哑声说:“戴反了宝贝。”

    唐羡跟发情的猫似的,叫声已经绵细无力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豫让突然俯头在她耳边,一手托着她,一手扶着鸡巴对准逼口、猛地挤入,同时发出性感的闷哼:“罚你吃精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唐羡疼得说不出话,双手紧紧揽住男人的宽肩,上扒着躲避。

    一记清脆的巴掌声落在她肥大的翘臀上,拍出一股淫水从交合处流出。

    “放松。夹这么紧我怎么插?”

    逼里又紧又热,肉壁从四面八方裹得肉棒无法抽动。

    陈豫让也疼得不行,被她夹的。

    “啊哈——别,你慢点。”红肿的阴蒂被男人带着薄茧的拇指按住,大力揉搓。性器也不停,缓慢往穴里挤,咬紧牙关一撞,顶穿了那层膜,唐羡直接一个激灵,痛出生理眼泪。

    陈豫让舌尖抵腮,微微诧异:我日,居然是处。

    花穴不断溢出汩汩淫水,陈豫让爽得头皮发麻,渐渐加快速度,腰腹紧绷着发力,挺着鸡巴往更深处凿,九浅一深,撞得骚水四溅,室内弥漫着性器拍打的萎靡声响和俩人纠缠在一起的喘息。唐羡的叫床听得陈豫让太阳穴突突直跳,肉棒上的青筋也在她的穴里鼓鼓地跳。

    要命。

    “小逼好会夹,鸡巴插得你爽不爽?”龟头重重顶进去,又快速地往外拔,大开大合,把淫水打成绵乳的白沫,“嗯?说话。”

    又一记重插,直直撞到宫口,唐羡尖叫一声,半截红舌都滑出口,语无伦次:“嗯……陈豫让你真的好顶啊——鸡巴好大,肏得我爽死了,哥哥,嗯啊——再快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天天给我肏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看,啊哈——看你表现咯。”